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格调

母亲鞋

发布时间:2019-12-19 21:48

作者:何品品

  在我的鞋柜上,摆放着运动鞋、休闲鞋和商务鞋等,它们制作精良,美观大方,能满足我在不同场合的需要。在这些鞋的旁边,还摆放着一双老布鞋,其样式古朴,不入潮流,但在我心里却是无价。
  小时候,我们一家人夏天不会选择穿鞋。我和姐姐光着脚丫漫山遍野地跑,脚底磨出厚厚的老茧,踩在碎石上也不会觉得硌脚。但到了冬天,没有鞋子是不行的,好在母亲每年都会给我们做鞋。母亲是个极其普通的农民,一辈子挖田种地,没多少文化,但做起鞋来却很熟练。
  在布鞋制作中,鞋底最为繁杂。母亲需量好我们脚的尺码,画好鞋底样,再用事先准备的布片涂上调制好的浆糊,一层层往上贴。贴完布片后,用新的白棉布把表面与边口封严绲好,一张“刮子”才算完工。一般情况下,普通的鞋底需要三到四张“刮子”。鞋底初胚做好后,要彻底晒干,再用棉线密密麻麻地扎紧,鞋底才会经磨耐穿。由于鞋底用层层叠叠的布片合成,我们称其为“千层底”。
  鞋底扎好后,接下来是做鞋帮。一般单布鞋的鞋帮材料是黑卡其布,棉鞋的鞋帮材料为灯芯绒,再内衬新的白绒布,这样穿起来舒适暖和。鞋帮做好后,用结实的棉线绱好,一双鞋子就完成了。
  多少个夜晚,昏黄灯光下,母亲神情专注地坐在房间一角,眯缝着眼睛,在昏弱的灯光下一针一针地扎鞋底。当我半夜醒来上厕所时,从母亲身旁走过,都会注意到她的双手。由于长年累月的劳作,母亲的手掌满布老茧,掌纹满是密密麻麻、纵横交错的深沟,渗着一层怎么也洗不去的泥色,像是干枯的老树皮。到了冬天,母亲的手指头上会出现一道道口子,她不得不用纱布把手指头裹起来,以减轻洗衣洗碗时的疼痛。就是这样一双手,一针一线地连缀起一段虽然艰苦却很温馨的岁月。
  那时候,冬天穿上一双崭新、温暖的棉鞋会很体面。在学校,多数同学都穿解放鞋,也有光脚的,当我拿出母亲做的棉鞋后,立即惹来一片羡慕的目光。
  后来,我踏入永利真人,在外地工作,难得回一次家。每次回家时,母亲都要给我塞一双单布鞋和一双棉布鞋。母亲说:“带去换着穿吧,不要整天穿不透气又臭脚的皮鞋。”我把母亲做的布鞋带到外地的出租房里,下班后穿上,既舒适又温暖,仿佛母亲时时刻刻都在我身边。改革开放后,永利真人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我们的日子越来越红火,不再为贫穷发愁。然而,此时的母亲也老了,两眼发花,双手颤抖,再也扎不动“千层底”,手工布鞋的制作技艺也渐渐离我们远去。
  现在,我常常会对着鞋柜上的那双老布鞋发呆,它让我想起母亲做鞋时的画面和她那双粗糙的双手,不觉泪湿眼底。因为,这是一双母亲鞋,心尖上的母亲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