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金融法治

票据市场乱象遭监管关注

发布时间:2019-12-26 21:44

作者:记者戚奇明

  近期,中国裁判文书网公布的一份判决书显示,因犯票据诈骗罪,两名被告人分别获有期徒刑十五年和十四年。记者根据判决书梳理了该案件的票据诈骗事实为:2015年1月至2015年8月,被告人洪某、鲁某伙同倪某(另案处理),使用空壳公司虚构贸易背景、签发无资金保证的商业承兑汇票或使用其他公司出具的商业承兑汇票,并用伪造的银行业务文件与公章通过背书对汇票进行编造,利用浙江某城商行的某小微企业专营支行(下称“某专营支行”)名义将商业承兑汇票贴现并转让,骗取该银行票据贴现款共计人民币44亿元,造成实际损失25亿元。
  具体来看,2015年1月,被告人洪某、鲁某明知倪某无实际还款能力,仍伙同倪某利用实际控制的杭州锦瑞传公司作为出票人签发无资金保证的商业承兑汇票4张(金额共计3亿元),以伪造的某专营支行基础材料、票据业务用章等为上述商业承兑汇票贴现,并促成后手银行间的票据转贴现业务,最终骗得票据款2.9余亿元。上述款项主要用于归还倪某的高利贷借款、支付被告人洪某、鲁某等人的好处费、挥霍消费等灭失性支出。当年4月、5月、6月,洪某伙同倪某等人为了牟利,在未审核一些企业的实际还款能力的情况下,仍以假冒的某专营支行行长身份、伪造的该支行基础材料、票据业务用章等为上述一些企业签发的数亿元的商业承兑汇票贴现,并促成后手银行间的票据转贴现业务,最终骗取票据款数亿元。当年8月,被告人鲁某及倪某为归还前期债务,利用实际控制的杭州某公司作为出票人签发无资金保证的商业承兑汇票20张(金额共计11亿元),并以冒充的上述某专营支行行长等身份、伪造的该支行基础材料、票据业务用章等为上述商业承兑汇票贴现,并促成后手银行间的票据转贴现业务,最终骗得票据款10.7余亿元。上述款项主要用于归还高利贷借款、对外出借及挥霍消费等。
  上述票据业务过程中,洪某代表倪某对外联系票据业务,并伪造上述某专营支行基础文件、授权委托书等业务材料,私刻该支行公章、业务用章、法人私章等用于诈骗活动,且提供了空壳公司的基础资料并伙同他人开立上述支行同业账户等。鲁某负责联系其他票据中介及后手银行,假冒上述某专营支行工作人员身份出面与后手银行沟通票据业务细节并经办票据转贴现手续。
  最后的判决结果是,被告人鲁某犯票据诈骗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五年,并处罚金人民币40万元。被告人洪某犯票据诈骗罪、骗取贷款罪、使用虚假身份证件罪、妨害信用卡管理罪,数罪并罚,被执行有期徒刑十四年,并处罚金人民币31.5万元。
  据业内人士介绍,票据转贴现业务风险主要集中在两个层面,一是银行层面的操作风险及违规风险。二是票据中介的介入。
  在票据风险案件频发之时,监管部门就曾发文规范票据市场乱象。2016年4月份,央行和原银监会曾发布《关于加强票据业务监管促进票据市场健康发展的通知》称,将严格贸易背景真实性审查,严格规范同业账户管理,有效防范和控制票据业务风险,促进票据市场健康有序发展。《通知》明确银行于限定之日前全系统开展票据业务风险排查,重点排查同业户、通道业务、消规模业务、会计记账漏洞等行为;要严格执行同业业务的统一管理要求,即要实施集中统一授权、授信、审批,同时强调对买入返售(卖出回购)业务单独列立会计科目。
  2016年4月份,原永利国际银监局发出票据业务风险提示,重视票据风险案件高发造成的严重负面影响;要求银行立即对存量票据业务全面自查,所有票据要开包检查;要求银行严格实行同业业务集中管理,严禁机构及员工参与票据中介活动。
  今年11月份,最高院发布的《全国法院民商事审判工作会议纪要》也明确了合谋伪造贴现申请材料的后果,即贴现行的负责人或者有权从事该业务的工作人员与贴现申请人合谋,伪造贴现申请人与其前手之间具有真实的商品交易关系的合同、增值税专用发票等材料申请贴现,贴现行主张其享有票据权利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对贴现行因支付资金而产生的损失,按照基础关系处理。